推遍天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1|回复: 0

《一颗也不能浪费》by柚子薄荷糖

[复制链接]

24

主题

47

帖子

147

积分

同人作者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47
发表于 2021-9-24 09:5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薄荷柚子糖 于 2021-9-24 09:54 编辑

  《一颗也不能浪费》by柚子薄荷糖
    75期,限定词:痛经

  李研拿着下学期课表开始发愁,上面明晃晃《痛经》两个大字刺痛她的双眼。
  在特殊教育学院的里有三大死亡课,《痛经》是其中之一,其以绝对的痛感,濒临崩溃的精神折磨闻名学校,是绝对的死亡课程榜首。
  李研愁眉苦脸把自己的课表给丁一看,“咋办,我感觉我要凉了。”  
  丁一探头瞅了一眼,“呦~巫妖王的课啊~祝你平安~哦~祝你平安~”
  李研怼了她一下,“跟你说正事儿呢,我咋办,我才刚转到刑讯科,不想还没上战场就光荣殉职啊呜呜呜呜。”
  “朋友,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丁一拍了拍她的肩,扭头就缩回去涂指甲油。
  李研搬着凳子坐过来,“今天什么颜色啊?我也想涂。”
  丁一挑挑眉,“你下午品鉴课老师会让你涂指甲油?”
  李研一脸严肃,“我可以假装失去了双手。”
  “哈,你可以试一试,看看哈士奇会不会吃这套,当然,最后的结果可能是留堂处理药剂残渣。”
  “那还是算了。”李研打了退堂鼓。
  “就是说啊,活着不好吗?”
  “好心的姐姐,救救我吧,宝宝不想上巫妖王的课,尤其不想上《痛经》啊!呜呜呜呜呜。”
  丁一涂好了一只手,白色搭配香芋紫,但凡黑一点儿都不敢用这颜色。
  “给我出出主意吧,只要我能不上《痛经》,我请你吃一个星期,不,一个月早餐!晚上回来包值日,怎么样?”  
  丁一看了看她,手摊开来,掌心向上。
  “?”
  李研不明所以,试探性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。被狠狠拍掉,“谁要你的手了,手机!”
  “哦哦。”李研呐呐掏出手机交给她。
  只见丁一对着界面一顿操作,调出一份红头文件。她把手机递给李研,“看这个,你现在的学分加上社会活动,加上在学生会的贡献值,应该符合第九条的标准,直接去教务处拿申报单找院领导签字,你这个学年可以免掉一门学科,直接按满分算。”
  “!”李研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文件,当即抱着丁一的大腿跪下叫爸爸。
  “丁一!永远滴神!您简直就是再世活菩萨!mua!”李研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抓起外套就去要申请表。
  丁一看着她跑走的背景,无奈地摇摇头,拿出烤灯,继续涂另一只手的指甲油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本来丁一以为这事情就算解决了。谁知道李研在上交课表的那一周,见到她都躲躲闪闪,说话支支吾吾,连课表上没有的空余时间都找不到人。
  终于,在一个被李研放鸽子的周末,她爆发了。
  晚上十点,寝室,丁一坐在书桌前,旁边跪着不敢吱声的李研。
  “那个……丁学姐,不关李研学姐的事,是我,是我一心想去上《痛经》的课,李研学姐怕我受不住才跟去的,今天巫妖王拖堂,真不是故意放你鸽子。”小一届的槐花站在一旁解释。李研则拼命冲她使眼色,让她赶紧走。
  ‘哗啦’,丁一拉开凳子站起来,李研立刻缩头,一副听话的鹌鹑模样。
  丁一笑眯眯地把人送到门口,“同学,这里没你的事了,上了一天课挺累的吧?回宿舍休息吧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槐花迟疑地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李研,
  丁一的手已经横在门框上,“啊~她没事的,我们就是闹着玩儿的,一会儿就让她起来了~”
  “哈……哈,对对对,学妹你先回去吧,我明天去找你。”李研探了个头,被丁一一记刀眼送回去。
  “砰!”206的宿舍门贴着槐花的鼻子关上了。
  槐花后退一步,摸摸自己的鼻子自言自语,“不是说丁一学姐可温柔了吗?怎么感觉和传言差得有点多?”
  门内,李研偷偷向上瞟,丁一站在门口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。她不笑的时候才显出清冷美人的模样,难得有些凌厉感,不像平日那样娇媚。
  “不是跟你说了可以免课,你没弄?”
  李研的手指搅在一起,蚊子一样小声哼唧,“弄了,都弄完了。”
  “大点声。”
  “弄,弄了。……弄完了。”
  “那怎么还去上课?”丁一把椅子拉到李研面前,坐下问话。
  李研挠挠头,“就……我陪槐花去旁听了一节课,感觉冷教官……哦不,巫妖王说的还挺有道理的。”
  “……什么道理?”
  “就……我是转专业进来的嘛,但是刑讯科之后的实操中很多都涉及到《痛经》的内容,如果直接免课过,后续会有遗漏。”
  李研见丁一没说话继续大胆发言,“我现在有免课申请嘛,就算过不了也不影响的,”她小心地拽了拽丁一的裤脚。
  “姐姐,对不起啊,没跟你说实话。”
  丁一双闭环胸,“你知道的吧,前两年有个特别优秀的跨专业学长,因为跟你一模一样的原因,上了《痛经》,三节课,直接被救护车拉进医院icu,伤养好了从比不提来刑讯科,回学校直接办了手续转到分析科,最后两个学年连主教7楼都没上过。他出院是我跟着院领导一起去接的,以前特别阳光一学长,再见面眼睛里连光都没了。”
  “那是他禁不起操练。”李研小声嘟囔。
  “你还犟!”
  李研坐回去,做了个拉链的动作,安静闭嘴。
  过了一会儿,丁一气儿渐消,挥手让李研起来。那人立即起来,狗腿地过来给丁一按摩。
  “所以巫妖王上课都讲什么?给你洗脑成这样?”
  “啊,也没什么。”李研清了清嗓子,努力模仿冷教那低沉的嗓音,“刑讯科要求转专业的生源必须拿到A及以上才能毕业,但这不代表每个拿到A的人都是受虐狂。”她顿了顿,继续道,“我们之所以是特殊教育学院刑讯科,是因为从我们这里毕业的学员,走出校园后执行的都是国家级机密任务。一旦被敌国抓到,会面临最严峻地拷打。《痛经》这门课开设的目的,就是防止学员一旦被捕,经不住酷刑,什么也不顾全招了。既然决定以后要入这行,就要入这行的觉悟。有毅力!有恒心!决不能被小小的疼痛打败!《痛经》可以帮助我们,有效地掌握方法和技巧,最大限度地规避肉体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折磨。哪怕一些学生只是来旁听,或者选了这门课最后挂科了,不要紧。只要你们在这里学到的知识能之后能救你们的命,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。所以上课都打起精神,给我用120个脑袋来吸收,吸收得越多越好!”
  “怎么样?我学得像吧?”如果人也有尾巴,那李研身后的尾巴大概已经摇到重影。
  丁一听完,回头看看她,“所以,既然只是学知识,为什么不直接旁听呢?”
  还在摇着的尾巴静止了,“啊……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她捂脸,“我当时太上头就直接报了,没想起来可以旁听。”
  “你可真是……优秀啊……”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学期末,
  丁一终于考完了分析科的所有考试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
  她拿着自己可爱的粉色碎花保温饭盒去食堂打饭。
  晚上6点,丁一准时出现在李研的病房。她最近好了不少,不用输营养液,已经可以吃些简单的流食。
  “姐姐~你来啦~”那人见她来,立马露出大大的笑脸。“今天吃什么好吃的呀~~”
  丁一熟练地把病床升起来,揭开饭盒放到李研面前,“没长眼睛吗?不会自己看?”
  “啊……”她的声音沮丧起来,“是紫菜蛋花汤啊……人家想吃炸鸡呜呜呜呜呜。”
  丁一假装没听见,挽起袖子给她换腿上的药。
  “嘶……”
  丁一手上的动作停住,“疼了?”
  “哈哈哈……没事没事,不疼的。”
  丁一没好气儿地剜了她一眼,“说什么非要上《痛经》,上吧上吧,怎么没疼死你!”
  “哎呦哎呦,姐姐,疼了疼了,轻点儿~”
  “呵。一个破A而已,哪里值得你这么拼命。冷岩峰就是有毛病,上课就上课,下这么重的手。”
  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李研见她又开始每天的牢骚环节,机智地闭上嘴。
  过了一会儿,
  丁一看过来,“你怎么都不说话,觉得我说的不对吗?”
  “哪儿能啊,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。”小太阳的笑脸立马贴过来。
  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”药换完了,她还能再陪她待半个小时,到了时间护士就会来赶人。
  “我刚才去问了医生,你可以慢慢吃点东西了,肉粥喝吗?”
  “喝!”一说到这个李研两眼放光,可怜天见的,她都多长时间没闻到肉腥味儿了。
  丁一微微皱眉,“要不然先喝素粥吧,你这么就没见荤腥,喝肉粥会不会吐?”
  “不用!就肉粥!我保证!肯定不吐!”李研就差举着手发誓了。
  丁一看了她一眼,勉强点点头,“那好吧,你说的哦,肯定不吐。要是吐了,就半个月没肉吃。”
  “姐姐相信我!肯定没问题!”
  “噗。”丁一见李研那渴望的小眼神,到底是没崩住。“行了,好生歇着吧。我看会儿书。”
  李研抱着小被子乖乖躺好。
  病房里很安静,只有偶尔翻书页轻微的摩擦声。夕阳暖黄色的余晖透过窗子打在看书的丁一身上,整个人都温柔了下来。
  那是她记忆里,少有的颜色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“402号犯人,李研,32岁,代号隼,帝国高级特务,以窃取高级国家机密罪论处,东昌2045年2月6日批捕,经和帝国交涉,对方拒绝交换我国谍报人员并否认402为帝国间谍,经上级领导批准,于东昌2045年5月6日,对402号犯人执行死刑,静脉注射,执行人,王璟。以上!”
  她的手臂被插入针管,死亡的脚步似乎正在逼近。
  ‘其实《痛经》真的还蛮管用的。她居然在这种时刻,还留有经历辨别谁是队友的经历。’李研的眼皮轻微地颤动,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了。她明白,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。
  “铛,铛铛,铛铛铛铛,铛铛。”她的手指在行刑台上敲出最后一段代码,安逸地闭上了眼睛,此后便是长眠。
  代号隼,K-233任务完成,帝国与我同在。
  “注意,犯人似乎在传递讯号,把她的手绑起来!”执行官看着监视器喊起来。
  “报告长官,犯人心跳已停止。”
  “那也绑起来!”
  “是!”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晚上十点,丁一刚开完会,才想收拾回家就来了大活儿。
  “我们在联邦拿到一份加急情报,事关前线,非常紧急,最好今天晚上就破解出来。”
  丁一放下包,结果资料大概翻看,“哪个系统传过来的?”
  “飞鹰组,任务代号K-233。”
  “好,我打电话把B组叫回来,明天早上之前肯定能给。”
  “辛苦了,帝国与你同在。”
  “帝国与我同在。”
  …………
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,丁一终于带领B组完成了K-233的破译工作,这位谍报人员能力非常强,数据庞大的信息图组根据密钥藏到不同的信息流里。而密钥极其复杂。丁一推测,对方一定是她校友,只有刑讯科出来的人才会在规定之上,使用这种手法保存情报。她只是有些难过,这种精细程度的情报以这种方式传出,多半意味着该成员无法使用其他渠道,通常用于被捕前。也许,帝国又将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子民。
  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通知组员下班。
  “哦,对了,你们留个人跟a组交接,顺便通知维稳部寄给烈士家属的东西尽快发,前两天e组那边接到军区来的电话,说是有家属找过去了。跟他们说,下次寄东西别都从蓝鸟国走,多换几个地方。也别老按季度寄,时间稍微穿换一下,下次再有这种事,我们分析科不帮他们擦屁股。”
  交代完工作事项,她忽然有些饿了,单位附近的早餐摊有家鸡蛋灌饼还不错,他家的的酱料好吃,肠也好吃。
  这让她想起来刚入职的时候,李妍等她下夜班。大冬天冻得哆哆嗦嗦,也非要站门口等,直到她出来,喜笑颜开地扑过来,把热乎的鸡蛋灌饼塞她怀里。
  她拿出手机,给对方发短信。
  D1:刚下班,晚上熬了个大夜,现在真是老阿姨了。熬到早上双眼无神……
  对话框往上翻,基本都是她在单方面啰嗦。
  没办法,李研的工作性质摆在那里,任务来了就会失联。
  她也已经习惯这种自说自话的情况,并且持之以恒给对方发送日常,指不定哪一天对面就会回复她,顺便买点当地特产寄回来。她最近有点馋腌过的蜜渍果脯,也不知道哪里的好吃。想到这里,她又发。
  D1:我想吃果脯了,你那边有比较特色的果脯吗?有的话给我寄回来点吧,我好想你。
  她的身影淹没在早高峰的人群中,逐渐消失不见。
  三个月后她收到了一份陌生的包裹,里面装着一份果脯。她查了产地,蓝鸟国。
  “这次是个好地方啊。”她笑着把果脯含进嘴里,想象在遥远的蓝鸟国,也有个笑得傻兮兮的姑娘和她一起吃果脯。
  想着想着,眼泪便不听使唤地留下来。她抹了把脸,恶狠狠地挑了一颗果脯塞进嘴里。
  “这可是用命换来的果脯,一颗也不能浪费。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推遍天下  

GMT+8, 2021-12-1 08:50 , Processed in 0.120447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